2018年全国住房公积金发放几何 这个“数据库”已有答案

搜狐焦点东平站 2019-06-04 09:46:09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这份数据,让外界看清了过去一年主要城市公积金的运转情况。 中房报记者 秦龙|北京报道 这份数据,让外界看清了过去一年主要城市公积金的运转情况。 5月31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财政部、央行联合印发《全国住房公积金2018年年度报告》(下称“报告”),公布了2018年全国住房公积金管理运

  这份数据,让外界看清了过去一年主要城市公积金的运转情况。

  中房报记者 秦龙|北京报道

  这份数据,让外界看清了过去一年主要城市公积金的运转情况。

  5月31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财政部、央行联合印发《全国住房公积金2018年年度报告》(下称“报告”),公布了2018年全国住房公积金管理运行情况,以及产生的社会经济效益。

  在这份涵盖32个省份的全国公积金“数据库”中,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发现,全国住房公积金缴存金额实现了连续6年保持两位数以上的增长速度,但住房公积金增值收益率却连年呈下跌趋势。有业内专家表示,这或与住房公积金投资渠道开放程度低有关。

  缴存金额持续增加 住房公积金覆盖面扩大

  记者注意到,住房公积金缴存的面在扩大,无论是缴费单位和实缴职工人数,还是缴费金额不同程度的实现增长。

  从缴费单位和实缴职工人数看,2018年,住房公积金实缴单位291.59万个,实缴职工14436.41万人,分别比上年增长11.15%和5.09%。新开户单位46.07万个,新开户职工1990.38万人。

  从缴费金额看,2018年,住房公积金缴存额21054.65亿元,比上年增长12.43%。这也是住房公积金年度缴存额连续6年保持两位数以上的增长速度。

  与此同时,2018年末,住房公积金缴存总额145899.77亿元,缴存余额57934.88亿元,结余资金8023.28亿元,分别比上年末增长16.86%、12.23%和24.01%。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对比每个省份的住房公积金缴费情况发现,广东住房公积金缴存额和缴存总额位居全国首位,北京、江苏分别为第二、第三名。具体数据显示,广东2018年住房公积金缴存总额为15262.44亿元,缴费额为2292.03亿元。可以发现,广东作为一个劳动力流入省,不仅企业多,到广东就业的劳动者也很多,所缴的住房公积金数额毫无疑问就比较大。

  报告显示,北京市2018年缴存额是1980.1亿元,比第一名广东省少了311.93亿元;缴存总额13096.37亿元,比排位第一的广东省少了2166.07亿元,两项指标均位列全国第二。但如果把缴费单位个数和缴费人数考虑进去,不难发现北京住房公积金的“含金量”比较高。北京2018年实缴单位是18.32万个,仅为广东(37.46万个)的49%;北京2018年住房公积金的缴存人数是778.87万人,也仅为广东省(1910.83万人)的41%。在缴存单位个数和缴存人数都不及广东省一半的情况下,北京与广东的缴存金额差别却不大,仅为311.92亿元。

  记者还注意到,报告中有减少的数据项。2018年,发放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252.58万笔,比上年下降0.86%;不过,发放金额10218.53亿元,比上年增长7.17%。为什么住房公积金贷款笔数减少?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褚福灵此前指出,发放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减少,首先跟房子的供应量有关,“住房公积金主要是用来贷款买房,不少地方出台了更加严格的限购政策,因为供给是限制的,相应地公积金的贷款金额也会下降。”

  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住房公积金贷款笔数减少或许与使用效率有关。公积金贷款作为一种购房扶持政策,因利率远低于商业贷款基准利率,公积金贷款买房成为了多数购房者的首选。但在实际房地产买卖操作过程中,有些城市的开发商和中介存在限制、阻挠、拒绝住房公积金贷款的现象,让部分购房人难以受益。

  进入2019年以来,各地住建部门也对拒绝、阻挠住房公积金贷款的企业做出了惩罚。4月29日,西安住房建设与城乡局发布了一则处罚公告,因在销售过程中拒绝购房人使用公积金贷款或组合贷款,陕西金源纳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金源o纳帕溪谷”项目被暂停网签。

  5月31日,合肥房产部门发布公示显示,合肥荣盛泽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湖滨荣府”项目在销售过程中,未按《转发住房城乡建设部 财政部 中国人民银行 国土资源部关于维护住房公积金缴存职工购房贷款权益的通知》等相关规定,拒绝住房公积金缴存职工使用住房公积金贷款购房,被扣除3分信用分。

  住房公积金增值收益率连年下跌

  住房公积金增值收益指由使用住房公积金累积余额购买国债收益、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在银行专户存储利息收入和无法支取的住房公积金账户存储款收入三部分构成。

  报告显示,2018年,住房公积金增值收益854.25亿元,比上年增长11.92%;而增值收益率仅为1.56%。比2017年增值收益率1.57%少一个百分点。而2017年的增值收益率又比2016年的增值收益率为少两个百分点,为1.59%。可以发现,住房公积金增值收益率呈连年下跌趋势。

  具体业务收支及增值收益情况,2018年,住房公积金业务收入1814.44亿元,比上年增长9.46%。其中,存款利息278.33亿元,委托贷款利息1527.68亿元,国债利息0.62亿元,其他7.82亿元。而从业务支出上看,2018年,住房公积金业务支出960.19亿元,比上年增长7.35%。其中,支付缴存职工利息828.94亿元,支付受委托银行归集手续费25.67亿元、委托贷款手续费54.80亿元,公转商贴息、融资成本等其他支出50.79亿元。

  反观增值收益的分配情况,2018年,提取住房公积金贷款风险准备金234.63亿元,提取管理费用116.62亿元,提取城市公共租赁住房(廉租住房)建设补充资金502.69亿元。2018年末,累计提取住房公积金贷款风险准备金1950.40亿元,累计提取城市公共租赁住房(廉租住房)建设补充资金3365.48亿元。

  多位业内专家指出我国的住房公积金增值收益率并不算高。易居中国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杨科伟分析,住房公积金的用途除了给居民发放个人住房贷款外,还用于支持地方政府作为保障性住房建设试点项目贷款,这都会影响到其投资收益。

  同策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宏伟也表示,“住房公积金投资渠道开放程度并不大,政策层面首先要保证缴纳住房公积金的这部分人的权益。对房地产投资、股票投资等层面的限制较多。因此,投资增值收益肯定不高。”

  非公经济缴存人员占比增加

  报告还显示,全国住房公积金缴存职工中,城镇私营企业及其他城镇企业、外商投资企业、民办非企业单位和其他类型单位占47.11%,这一数据比上一年的45.31%增加1.8个百分点。另外,新开户职工中,城镇私营企业及其他城镇企业、外商投资企业、民办非企业单位和其他类型单位的职工占比达72.92%。非公经济缴存人员占比实现了较快增长。

  细究非公经济缴存人员占比增加的原因。得益于《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中“强制性”条款。《条例》规定,单位不办理住房公积金缴存登记或者不为本单位职工办理住房公积金账户设立手续的,由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责令限期办理;逾期不办理的,处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罚款。单位逾期不缴或者少缴住房公积金的,由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责令限期缴存;逾期仍不缴存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另外,这也与主管部门落实企业降成本工作不无关系。报告显示,2018年4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会同财政部、人民银行联合印发《关于改进住房公积金缴存机制进一步降低企业成本的通知》(建金﹝2018﹞45号),明确将阶段性适当降低企业缴存比例政策执行期限再延长2年,将缴存基数上限规范到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的3倍,扩大缴存比例浮动区间,单位可在5%至当地规定上限区间内自主确定缴存比例,提高审批缓缴和降低缴存比例的效率,减轻企业负担。全年减少企业住房公积金缴存成本超过300亿元。这些举措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企业的负担。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